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武侠玄幻 > 奇迹王座最新章节 > 第518页
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
换源:

奇迹王座 第518页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,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。
      实际上,最近一百年时间里。犬戎部族势均力敌,再没出过一个牙王,没有一个合格统治者,犬戎各族根本没办法齐心协力,哪怕实力再强也是一盘散沙。一个部族来功掠人类,另一个部族非但不帮忙,反而可能会在背后捅刀子暗算。

  正是因为这样,犬戎连年入侵南夏国,都只是为抢一把走人,太久没有发起一场像样的战争……这给了南夏国翻身机会!

  武安君和南夏王都一直在观察,犬戎内斗越厉害,南夏国就越有利,一旦时间成熟了,武安君就会亲自率领军队,一举痛击犬戎草原,几百年累积的血债一次性都还上!

  犬戎草原!

  南夏国迟早将其吞下!

  其他州郡地区的矛盾,最好直接扼杀掉,不能为大局造成阻碍。

  武安君回到君府时,已经是三更半夜了。

  “禀告君上!”武安君拿起一部犬戎草原最新情报研读,侍卫立刻前来报告:“中州神风候求见。”

  “神风候?”武安君微微皱皱眉,这时来不用猜都知道是给楚天求情的:“既然敢闯大祸就该想到结果与代价,去告诉神风候,让他回去吧,本君无能为力。”

  武安君似乎不近人情。

  其实神风候此时此刻,最不该来的就是王城,南夏王已经发出王书,事情根本不可能挽回,神风候要是在中州或许能四方候对峙,再加大学者在,兴许可保楚天暂时不死。

  神风候跑王城了,谁还能正面与四方候抗衡?

  “君上,神风候说不见您就不走!”

  “这个风云天!”

  武安君将书简重重拍在桌上,目光中闪过一丝凌厉,他最不喜欢不知好歹的人,该做的事情,他自然会去做,不该做的事情,就算来求又有什么用?

  “好,那便叫神风候进来吧!”

  神风候走进君府大殿,恭恭敬敬的一拜:“风云天见过武安君!”

  “免礼。”武安君面无表情看着他:“神风候去而复返,万里迢迢来王城,不会是为楚天来求情吧!”

  “武安君明锐!”神风候不隐瞒意图:“楚天不是一般人,不可一般处置!”

  “目无王法,桀骜难驯,如此飞横跋扈之辈,本君生平也是少见的。勾结水贼引发中州之乱,又私自吞并三大老族,更废掉王使身份的南宫家族资深长老,哪一样没犯王国大忌?这种恃才傲物之人,纵然有些实学也难成王国栋梁,若一般处置,他早就死十次不止!”

  “此言差矣。”神风候据理力争:“王城收到的是一面之词,中州之乱本不是楚天挑起,纯粹是楚洛叶三族的阴谋导致。至于四洲湖水贼,是一个长期隐患,而楚天将其收入麾下,为南夏国所用,此事非但无过,反而是大功一件。”

  “楚天私自侵吞三族家产,又重残王城特使又作何解释?”

  “这两件事情确有失妥当。”神风候承认楚天错误,又忽然语气一转:“但楚洛叶三族袭击楚天造成极大伤害,更对中州城造成很大破坏。楚天吞并三大家族不假,却大肆散财于民,快速稳定中州乱局。至于重残南宫炙,纯粹是南宫炙受人挑拨,企图空手套白狼夺走奇迹商会,所以激怒了楚天。虽然楚天有错,但是相比大功,在下认为罪不当罚!”

  “神风候是真傻还是装傻?”

  “在下不明白!”

  武安君笑了,“本君不兜圈子,南夏王容不得楚天,你还会想不明白?除以上种种原因之外,更重要是楚天出生卑微,此刻却一家独大中州,而且性格狂傲不羁。中州是南夏国中枢之地,一旦中州生变,你想过后果吗?”

  确实。

  表面原因外,有更深层矛盾。

  中州为何成为中州?因为地理上位于南夏国之中,有中转协调诸地的作用!

  神风候多年隐居,四大家族割据,这局面也是王城促使结果,中州必须形成势力平衡,否则中州一乱辐射八方,那就会对南夏国造成难以想象的威胁。

  楚天性格不能不让人担忧。

  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关键时刻引出大乱,那对南夏国造成负面影响难以估量!

  “楚天绝非乱国之人!”神风候想过这一点:“此人具备惊世才识,施加掣肘反而不妥,若能放手让其发展,三年中州必成八州之首!”

  “口说无凭。”

  “风云天以性命担保,三年中州不成,我愿引颈就戮!”

  武安君微微一愣:“神风候啊,我真是有点看不懂你了!”

  “楚天性格狂傲不假,为人却恩怨分明,武安君能在其困难时拉一把,他日必然百倍反哺南夏国。”

  怪哉!

  一个小子值得神风候如此?

  “空谈无用!”神风候继续说:“武安君真有心保楚天,即使没人游说那小子也会安然无恙。若武安君无心保护楚天,今天在下就算嘴皮子磨破,以武安君性格也不会有任何改变。”

  “你明白就好。”武安君饶有兴致问:“不过神风候早有此觉悟,却依然来王城游说,莫非有十足把握能说动我?”

  “楚天献给武安君一份礼物。”神风候呈上一个水晶盒:“请武安君过目。”

  送礼?亏他想得出来!

  武安君心中冷笑几声,本君卖神风候一个面子,所以才接见神风候,否则根本不会再插手此事。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