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穿越重生男频 > 朱门风流最新章节 > 第1034页
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
换源:

朱门风流 第1034页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如章节排序错乱或空白错误,请点左上角换源阅读。
      瞧见路边有一个饭馆,万世节便不由分说地拖了张越进去,要了一个靠墙的安静桌子,又三下五除二点好了菜。趁着等上饭菜的功夫,他就用筷子轻轻敲了敲碗:“下朝之后吕尚书就把我叫过去了,因为是钦使,随从禁卫大概有两百人,都是从京营京卫中挑,绝对是精锐。此外,这种勾当例有中官随行,你知不知道和我一块去的是谁?”

  尽管满肚子担心,但看到万世节这种达观的态度,张越也只能接受了这个无可奈何的事实。此时,见万世节还有兴致卖关子,他不禁又好气又好笑:“我又不是皇上肚子里的蛔虫,怎么知道是谁和你一块去?那些宦官一个赛一个精明,恐怕得意的都不肯去。”

  “那是自然,想当初陆丰和你一块去兴和就已经是被人排挤,更何况这一回?啧啧……这一回随行的是司礼监奉御程九。听说这家伙还不满二十,还曾经是陆丰身边的心腹,只不过既然这一次被派了这种差事,恐怕不是失势,就是有什么别的隐情。”

  程九?张越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想起了去年的事,吃惊了一阵子便觉得这是理所当然。按照陆丰那个家伙的脾气,心里只要有了怀疑就不会一直搁着,如今恐怕就是清算的开始了。可越是如此,他越是觉得万世节此番去瓦剌不牢靠,于是忍不住想到了自己那四个护卫。可想到他们同样是刚刚娶了媳妇,他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。

  “好了,别提我这档子事了,说些其它的。八月就要乡试了,小方和你家四弟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
  “破题之类的都研究得差不多了,可这考试三分才七分运,你又不是不知道!”

  “嘿,也是!今天礼部刚刚奏请了应天府乡试和顺天府乡试的考官,你知道应天府乡试点了谁?除了翰林院侍讲学士罗汝敬之外,还有咱们那一科的状元,翰林院修撰李骐。顺天府乡试的考官还没点,估计也就是翰林院里头挑两个。说来你我都可惜得很,不入翰林,这辈子想要门生满天下就难了,他们俩要是能中,总算也能安慰咱们一下!”

  面对万世节的插科打诨,张越简直认为这一回这家伙不是不幸抽中了去瓦剌的下下签,而是要去哪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游玩。安慰话说了也白说,两个人索性痛痛快快吃了一餐饭,填饱肚子之后,张越见万世节正慢条斯理地剔牙,心里那种憋闷和恼怒不禁一扫而空。

  这个家伙怎么看都是福大命大的人!不过,他总得挑上几个人帮衬一下万世节才行。

  等到出了门,万世节说下午要回衙门去做些出行预备,张越却没有答应。瞧着天色还早,他顿时一把拉起万世节飞快回了六部胡同,随即又紧赶着支使皂隶从马厩中牵出马来,拽上人上马就走。

  “喂,咱们这回是去哪儿?我下午可是还有事情,主客司郎中那边还有一大套规程要教习,到时候我还得去灵济宫学礼仪……喂,元节,你别只顾着走路!”

  大中午的街道上没什么行人,因此张越和万世节一路快马加鞭,也不虞踩踏到了行人。张越是熟门熟路,万世节则是晕头转向。等到了地头下马,后者茫然地往四处张望了一番,终于发现这是一个小教场。满心嘀咕的他看见张越跳下马上前,和门口的两个年轻军士分说些什么,于是也跟着跳下了马。听了好一阵子,他总算是捕捉到了那几个字。

  府军前卫……这里就是隶属皇太孙的侍卫亲军?

  由于张越之前常常和朱瞻基来到这里骑射校阅,上上下下的人无不认识他,如今他时隔多日再次来到了这里,两个年轻军士立刻往上呈报了上去,不一会儿就有一个军官出来。他虽说很年轻,但却不是多话的人,只尽职尽责地把张越和万世节带到了教场中便退开了。

  等人一走,万世节便低声嘟囔道:“外头人都说府军前卫的军官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幼军,我还以为里头的军官会怎样骄横,如今看来是我想岔了。此人看起来应该是出身大家的,一举一动都拿捏着分寸,仿佛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,不知道在军中人缘如何。”

  “皇太孙的伴读中当初倒是有不少世家子弟,但府军前卫大多是身家清白的平民军户,军官当中也都是凭武艺袭世职,建功之后方才实授,所以才是京营后备。要说骄横……刚刚那位是府军前卫指挥佥事胡安,皇太孙妃的嫡亲兄长,真真正正是身份显赫的外戚。”

  看到万世节瞪大眼睛那震惊模样,张越心里好笑。他如今虽然来得少了,但偶尔也会来看看石亨,毕竟这是王瑜托付给他的人,这会儿四下里一望没看见人,他便收回了目光,结果却看见一旁的小径上,从前多次见过的一位指挥使陪着一个人过来了。只见那人身穿大红织锦宝相花袍子,脚下蹬着黑履,正当他看过去的时候,那双漆黑的瞳仁也注意到了他。

  “啊呀,是小张大人。”

  “陈公公,魏大人。”

  陈芜一看到张越,就撇下身边的魏指挥使快步走了上去,瞧见张越向自己颔首为礼,他便笑着说道:“太孙殿下前儿个还说如今您在职方司忙得昏天黑地,他没了人比试骑射呢,想不到您今天偏偏到这里来了。早知道如此,小的之前就不该拦着殿下。咦,这位是……”

  “陈公公说笑了,我如今日日忙得脚不沾地,今天也只是趁人不备偷跑出来的。这位是礼部主客司员外郎万世节,我的连襟兼同年。老万,这位是皇太孙宫的陈公公。”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